送别!那位想开刀到100岁的老人,走了…

发布时间:2021-05-26 16:45:40    点击数:

5月26日上午8时30分,吴孟超院士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。


1622019073695406.jpg


灵堂正中挂着吴孟超院士的遗像,两侧挽联上写着:一代宗师披肝沥胆力拓医学伟业,万众楷模培桃育李铸就精诚大医。

伴随着《国际歌》,吴孟超院士静静躺在鲜花丛中,面容安详。当天一大早,前来送别的市民群众,已在殡仪馆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……

年过八旬的陈老先生排在市民队伍的前面,“我是吴孟超院士的研究生……”话语未尽,泪已落下。陈老先生跟随吴孟超院士学医,学成后回云南老家工作,如今已退休多年,听闻恩师去世的噩耗,专程从云南赶来,送恩师一程。

2012年2月3日,《感动中国2011年度颁奖盛典》播出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“中国肝胆外科之父”吴孟超当选感动中国人物。

颁奖词中这样写道:60年前,他搭建了第一张手术台,到今天也没有离开。手中一把刀,游刃肝胆,依然精准;心中一团火,守着誓言,从未熄灭。他是不知疲倦的老马,要把病人一个一个驮过河。

2021年5月22日13时02分,吴孟超院士逝世,享年99岁。他留下的一串数字震惊世人:主刀16000多例手术,救治20000多名患者。在医学界,这是一个几乎难以复制的奇迹!97岁的高龄上,他还完成了一台高难度的手术。


1622019202835120.jpg


 “吴老经常说,他想开刀到100岁,然后像一名战士一样倒在手术台上,就是他最大的幸福了。”海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胆道一科主任姜小清说。

姜小清是吴老的学生,自1987年考取了吴老的研究生,跟随吴老学习、共事已有三十余年,吴老去世时,他和几位同学一起,与吴老的至亲一直守候在吴老身边。


微信图片_20210526165018.jpg


  三十多年的相处,姜小清跟吴老如同家人一般。“他就像个大家长,对我们的工作要求非常严格,但是又很平易近人,这不矛盾。”姜小清说,“一旦和吴老结缘,我们这群师兄弟就在这棵大树的庇护下茁壮成长。我们经常说,吴老批评你了,骂你了,这是好事情,如果不骂你,甚至假装认也不认识你,那基本上等于放弃你了。”

沈锋是吴老第一个试点硕博连读的学生。“在我们看来,很多大专家,想见到面是很难的,但吴老一年365天除了工作的时候,任何人都可以去找他,无论是办公室还是家里,我们的年轻医生,毛头小伙子,晚上下班后直接就冲到他家里去了,去请教问题,吴老照样跟他聊。”

“我们还是年轻小伙子的时候,吴老已经誉满天下了,那时去找他聊课题,他一手抱着小外孙,一边跟你聊,不光聊课题,什么都可以聊,那情景还历历在目。”如今,沈锋已是海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肝外四科主任,他说,吴老非常善于交流,三十多年,跟吴老聊过无数次天,从跟吴老的聊天中,受益匪浅。谈到工作之余的日常生活,姜小清提起了兴致,说吴老是一位“可爱的老头儿”。“我记得大概三年前吧,一天,吴老正在浴室洗澡,我就在浴室外等着,他大概是照了照镜子,自言自语道‘不行,太胖了,我要减肥’。”姜小清笑道,“这是我听到的最励志的减肥宣言了,百岁老人要减肥,我还发了朋友圈。”

“跟吴老吃饭,可不敢先动筷子,就算动筷子,也只敢少吃一点儿,因为吴老喜欢给人夹菜。”姜小清解释道,“人家往往给他准备的饭菜比较丰盛,吴老又吃不多,喜欢夹给我们吃,所以提前动筷子的话,那你得吃撑了。吴老最怕浪费,不光盘子不下桌。”

“我们所有的学生都认为他能活过100岁,还在为他老人家的百岁生日准备着……”姜小清依然很难接受吴老离去的消息。

“爸爸的很多病人,就跟甜甜一样,成了我们家的亲人”

“爸爸就是个普通人。”吴孟超大女儿吴玲说,“人们都说他伟大、高尚,他也的确是伟大、高尚的,但在我心里,他就是个普通人。”

在吴玲的印象里,爸爸很少在家。“1956年,他们成立了‘向肝脏进军’的三人小组,他更忙了,那时候我才五岁。妈妈是妇产科医生,跟爸爸一样忙,也基本不在家,最初是外公照顾我们几个孩子,后来外公去世,家里请了个阿姨,管我们的吃饭问题,爸爸妈妈都一直在忙着工作。”

 小时候,吴玲很怕爸爸:“他很严肃,回家脸上不太笑。我的三好学生奖状拿回家,他只有一个字——行!见了病人,他却好高兴。直到我母亲去世后,他才不那么厉害了。”

 95岁时,吴孟超受邀参加2017年春晚上海分会场的演出,和女儿女婿同台演唱歌曲《紫竹调·家的味道》。在春晚彩排的上午,吴孟超还主刀做了一台手术。

正在采访中,吴玲突然站起身,向灵棚张望:“甜甜来了!”随后,一位身材苗条的姑娘扑到吴玲的怀抱里哭了起来。

熟悉吴老的人,对甜甜也不会陌生。2004年,肝部长了巨型肿瘤的少女甜甜,引发了各大媒体的报道,她肝脏的肿瘤比篮球还大,大到所有人都认为只有肝移植一条路可以保命。当初,她到医院看病,医生都不敢收。几乎绝望的母女来到上海,找到了当时已经82岁的吴老,甜甜的妈妈跪倒在吴老面前,求吴老救命。

吴老反对肝移植,他认为,这是一个良性肿瘤,肝脏移植花钱多,还有一生的排异,建议尝试手术切除。但是,甜甜的肿瘤紧紧挨着肝动脉,手术难度极大,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大出血,很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。 

很多人劝吴老:别人都不敢切,你切了,万一出了事,你一辈子的名誉可就没有了。在《朗读者》节目中,主持人问了同样的问题,吴老笑着回答:“名誉,那算啥?我不过是一个吴孟超嘛!”

2009年,早已完全康复的甜甜选择在9月24日这个让她重获新生的日子,和她心爱的人携手走上了红毯,如今甜甜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得知吴老去世的消息,甜甜跟家人专程从武汉赶了过来,给吴老送行。

吴玲跟甜甜非常熟悉,两人在一起聊着家常,吴玲对甜甜宛若自家晚辈一般。“爸爸的很多病人,就跟甜甜一样,成了我们家的亲人。”

“他是一个巨人,我们每一个普通人却都能入得了他的法眼”

海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里,一位女士正面对着吴老的遗像默默垂泪,眼睛已经红肿。原以为她是吴老的病人,没想到她连连摆手“我不是,我不是,我就是一位普通的老百姓,我从来没有见过吴老。”

这位来自江苏常州的王女士说,自从5月22日看到吴老、袁老相继离世的消息,自己心里一直堵得慌,“心很痛,很崩溃,动不动就流眼泪,这种滋味儿说不清楚。像吴老这样的人,他是一个巨人,但我们每一个普通人,却都能入得了他的法眼,都可以得到他精湛的医术呵护。这样的人越多,我们就越有安全感,我从来没见过吴老,这种安全感是潜意识里带给我们的。


微信图片_20210526165028.jpg


医院里,到处摆满了鲜花,一阵风吹过,鲜花中摆放的一张粉色卡片被吹出好远。一位身着复旦实验中学校服的中学生小跑过去,弯腰捡起,轻轻放回到鲜花丛中。

   “我记得吴老有一根手指因为长期握手术刀都变形了,感觉非常震撼,我们同学之间还专门讨论过,太令人敬佩了!”这位马同学说,“现在吴老走了,国家的一颗巨星陨落,同学们都很难过,我就想着,一定要来送送吴老。”

   马同学轻轻捡起的小纸片上写着:“医者仁心,国士无双!致敬!缅怀吴老先生——河南洛阳护士。”


1622019323604292.jpg


鲜花丛中,卡片上的一段段留言让人泪目。

  “很遗憾以这样的方式认识您,吴爷爷,一路走好!”

  “第一次认识您就是要和您告别,您是我们后辈的榜样。很遗憾不能到现场,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和您道别,爷爷您放心,我们会接起时代的接力棒,肩负起时代的重任,爷爷辛苦一生,可以好好休息了。国之栋梁,吾辈之楷模,爷爷一路走好。”

今天,一起送别吴孟超院士!

 

来源:人民网

编辑:赵会龙

审核:李莉

机构首页 |信息学院 |商学院 |国际学院 |艺术与教育学院 |马克思主义学院 |机电工程系 |建筑工程系 |旅游与酒店管理系 |基础部
版权所有:郑州信息工程职业学院 校办电话:0371-64966607 传真:0371-64966607
通讯地址:郑州市中原西路桃贾路331号郑州信息工程职业学院
豫ICP备13001367号-1